Wednesday, July 9, 2014

原来放手这么难

就连我自己也没有想过,从小一直都是乐天派的自己,也会有想不开事情的一天,甚至严重到失眠的地步。我很不明白,为什么我一直都会把自己逼得没有退路之后,才会想要去挽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选择恐惧症」?

感情事让我觉得自己很无奈,一直都希望自己能当个平凡人,像平凡人一样,找个人来谈恋爱,过一些简单朴素的日子;但偏偏事实却是一直追求自己根本不想再去追求的名利、头衔。想说,我觉得这一切头衔与名利都没什么意义,只要一天我还是单身一人,我根本就没有动力想要得到什么。

这或许是一直以来,我都是有想接近的女人,才会一直努力念书所形成副作用了。老实说,当我知道我跟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已经没机会之后,我真的没动力去念书或去追求什么,心里只想平平凡凡地过我那漫无目的日子,所以我才喜欢工作多于念书。工作的生活至少让我觉得自己还有些用,我还可以得到金钱带来的快乐;念书带来的只有无穷无尽地空虚寂寞,还有那好像永远都填补不了的无助感。

已经过了大概有一年了,我还是放不了手、我还是接受不了「有缘无份」这事实,更接受不了为什么会自己当初为了「深造学业」为由,而选择亲手放弃的决定。

这么多年来,我本来就不被别人期望,但大学毕业之后遇上父母亲对我的期望,我进退两难。明明就很喜欢教师这份工作,明明就很满意自己的工作态度,但在「被期望」这压力压下来之后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做得不够好,好像选错了路,入错了行。

在这矛盾的立场之下,我很不安。本来就很想跟她在一起,但却觉得自己还不够好,甚至自卑地觉得自己难成大器,觉得自己给不了别人幸福,还一直认为自己总有一天会离开去深造而会辜负别人,所以我才一直选择单身一人的生活,所以我才选择在我完成深造之前,所以我才一直当个不问感情事的宅男。

有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太听话了呢?我是不是想得太长远了呢?我是不是一直太执著于天长地久了呢?我当年是不是该痛痛快快地去反叛一番呢?

当年,我是不是不该去想太多什么学业前途,好好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呢?

或许最后也是失败收场,也许我学业前途会很糟糕,但至少现在不会有这么多遗憾,也不会有目前这种停滞不前的状况呢?

回来念书之后,才发觉原来我不再喜欢念书,才发觉过去三年自己的坚持只不过是个笑话。每每想到自己亲手放弃这愚蠢的事实,再看看自己对数学剩下的那半调子热情,我都会失眠,直到有一次我的心口开始痛了起来。

我很惊讶,为什么自己竟然会一直去砖牛角尖。最离谱的是,明知道是牛角尖,我却还是会去砖。当我心口开始痛起的时候,我还真的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需要心灵上的支持和认同,不过奈何很多事情我还是得一个人去面对。

有很多次,我尝试让自己去逃避,也尝试让自己去面对,只是我独处的时间实在太多,所以每次无论面对或逃避,到最后我还是回到原点。

身上的皮肤病也因失眠而日渐严重,心口虽然没再痛了,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复发。至于放手,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真的放手,现阶段我只希望接下来的日子,我能赶快完成我的研究,写完我的THESIS,然后告别我的求学生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