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1, 2009

只能怪我太浪漫……

几个星期之前,我跟芝姗去看了一场电影-《哈利·波特6》。虽然当初我约她只是想约她吃一餐饭,跟她讨论了一番之后,最后变成去看电影。当时,我不否认我心里的确是很高兴,当然不多不少也会怀疑自己是否掺杂了太多其他的感情,不过还好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我至少还有一些成长,我还能控制着自己,一直告诉自己别把自己变得太过感性(简单来说就是要自己“别想太多”)。

回想在2008年年尾,我曾以为自己不会再跟她见面,当中也因为自己不愿再面对她。不过,可能是因为天意吧,当时我只是随口跟她提一下在她离开马来西亚之前,大家出来一起吃饭,却没想到自己会真的再次跟她见面,更没有想到是单独跟她再相见。

如果我还是2004年那个我,我可真会为此疯狂。不过,在2004年之后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我也不再是那个崇拜“命运邂逅”的小伙子,也知道了很多不同的事物,所以在跟她见面的那一刻,我也大概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

在跟她相处的短短五个小时里,我大概知道了她这几年的近况,也发觉过了这么多年之后,自己仍然还是不了解她。在跟芝姗交谈的时候,我发觉她是一个非常理性且很有纪律的女人(虽然从中学的时候我就已经发觉到了);相反地,我却是一个感性当先且吊儿郎当的男人。更可笑的是,当我们谈起中学时发生的事情,我发觉从以前开始,我们两人虽然同校,但校园生活几乎没有交叉点。更经典的对比是如今的我们,一个想成为音乐家,而另一个想成为数学家,我跟她几乎是两条各不相干的平行线。虽然如此,那次的相见我真的很高兴,我很高兴自己能重新认识了她。在我写《雪糕仔》的时候,我一直强调自己很想认识、了解她,那是我年少时的梦,如今梦终于实现了,不过有些太迟的感觉就是的。

纵使男人说的话是不可靠的,但我曾说过:“只得一次”,我就只会爱她一次,而那一次在2006年,我写完《雪糕仔》之后就已经结束了,她永远都只会是我的朋友。虽然未来的事情没有人会知道,但今日的信念将造就明天的自己,我会一直秉持着这个“只得一次”的信念。

在这七月的假期,我想通了一些事情。或许以前的我,实在太过感性了,身为一个男人,我真的不该想太多,也不该做得太多,更不应该写得太多。

太过浪漫的我,折磨了自己很久很久,是时候停止这举动了……

3 comments:

ChenChin said...

原来每一件类似的事情背后总会有千篇一律的原因...lol

Cheong Ho said...

何谓“千遍一律的原因“???

ChenChin said...

Lol 下次有机会再告诉你 xD

Anyway, 继续努力向前走!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