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1, 2014

随手写写(七)

终于把论文写完了,在心里的包袱也终于放下了。写完论文的副作用就是,我会暂时性地厌倦写稿,所以这篇文我会尽量写地容易一点。

其实在把论文交上之前,我依然还在砖着牛角尖;刻意地把自己放在一个没得翻身的窟境里,好让自己不要再对她有任何一丝期望。

终于,把论文交上了,在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终于再次拥有选择权了。最重要的是,我已经觉得她以后幸福与否,已经与我无关了。毕竟,那是她的人生,她的选择,作为朋友的我只能默默地祝福她可以幸福就够了。

接下来,我只想把自己变得更好,好到可以在某一天遇到欣赏我的人。虽然在写这句子的时候,我对未来还是没有什么规划,不过只要我没有沦为一个尼特族就应该没问题了。
我很明白,在父母和长辈的眼中,赚钱的多与少几乎就等于「有没有出息」,所以接下来我会好好地想想怎么赚钱,还有好好地照顾自己的皮肤病。

起步已经迟了,在这个节骨眼,儿女私情已经不重要了。「爱情」也不过是场机缘游戏,反正用心与否、努力与否根本就跟结果没有直接关系,到头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幸运的话,生活或许会比较美满;没有的话,至少我可以沉溺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没有太多得与失的。


现在,我很享受重获自由这感觉,但愿这份自由不会再次被剥夺。

Saturday, September 13, 2014

随手写写(六)

WhatsApp收到妹妹发给我的视频,内容是关于新房子。新房子的架构非常简单,三房一厅,一间厕所、厨房。

当我看着视频的时候,竟然让我想起十年前写的那部《小丑》里的房子。想说,两者非常相像。虽然在文笔上我没有形容得太多,但在写的时候,我想象中的那个情景,恰恰跟视频里的很像。

回想起来,写《小丑》时,我还十七岁。那时,父母刚刚买了这个单位,而我好像曾见过那平面图。或许在我决定写《小丑》的时候,我的确有意无意地把那平面图的情景,变成了故事里,豪居住的那间房子。实情到底是怎样,其实我也不大记得了。

突然间,我很怀念当初写《小丑》时的心情,更巧的是几天前我突然想起了一些《小丑》的情节,最主要的是让我想起了姗和芝士蛋糕。

原本《小丑》只是一篇接龙故事,所以设定上是有很多错误,情节上也有很多矛盾,甚至还有伏笔是到最后都没有被回收。当时,多得网友们同心协力,《小丑》才得以完成。

这之后让我开始了在网络写故事的生涯。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享受想故事的感觉。断断续续地,我时而写,时而停,一直到大学毕业之后,开始投入工作,我才完全停笔。投入社会之后,我发觉自己没有像以前那么多愁善感了,所以决定不再写故事,把兴趣放在电动游戏里。

停了大概有两年多吧,因为朋友失恋,我才开始写《不浪漫又怎样?》,一部以真实背景改篇的故事。刚开始写的时候,其实很不顺利,因为停笔停得太久,文笔有点生疏,不过因为得到朋友和同事的支持,我一路写下去。结果,就一直写到我出国进修才写完。

因为害怕会影响学业,所以我才不得不结束该故事。写完之后,我久久不能释怀。结果,在完结篇发布的隔天,我开写了《一千句Sorry!》,而且还一次过写了七千多个字。结果,我还兴奋地睡不着,在躺了四个小时之后,起身再接再厉地写多另外三千个字的文章。这可以算是自《小丑》之后,我第一次写故事写得太兴奋而失眠。

结果,副作用来了。在毫无计划而开写的《一千句Sorry!》,发展到第5章的时候,我其实已经没有点子了,而同时间我也开始繁忙起来结果该故事在过去四个月里一直都没有更新。每当我重读的时候,我发觉前面那一万个字的情节,其实很有吸引力,而之后的故事发展开始走下坡了。没错,连我都觉得故事在走下坡,更何况是读者们,所以我决定暂时停载,让我好好地专注自己地学业,等我搞定了我的论文之后,再一次开始编辑那故事。

情感上,我是很喜欢《一千句Sorry!》。当时我只是一个劲地把脑中想到的东西直接写出来,然后故事是在我脑袋中自行展开的,这感觉跟当年写《小丑》时是一样的。想说,我真的很享受那种感觉,因为我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故事是活的」。单单是这原因,我就决定会把《一千句Sorry!》写到结局。只是目前正忙着我论文,所以我才不得不停笔而已。


唉,真希望我的论文能早点完成。

Sunday, September 7, 2014

随手写写(五)

一个人的日子久了,你就会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会是一个人。除了享受到自由之外,换来的就只有更无聊的无聊。

没错,一个人好闷。在很闷的日子里,我开始反思到底自己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在以前,在我英语还很烂的时候(虽然现在说不上很好,但要沟通、教课的话是没问题的),我其实蛮喜欢交朋友。当时即使用半调子的英语与广东话,我依然可以跟人打成一片。还记得那时候,可以很厚脸皮的跟刚认识的人说一堆有的没的,甚至谈话间还会很努力的去把自己想说的话,都尽量地用英语表达出来。这样的情况一直维持到2010年年头,当大部分认识的朋友我渐渐离开了后,我因为Honours的功课而开始把自己孤立起来。其实我当时的英语也都差不多了,要讲课的话其实也没什么问题,但我是因为想要埋头念书,所以变得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了。

当时的我,是一心想要当数学家的努力着,所以我都很努力着。

说起当数学家这志愿,是我读大一的时候才决定的。本来在中学毕业之后,我的志愿是当一名中学教师,当然父母是很反对,这志愿也随着父母的反对而烟消云散了。兜了一小圈之后,我来到了大一,见识国真正的数学家之后,让我很憧憬。结果,当时没目标的我,决定以一名数学家为志愿而决定转念数学。

有目标的日子,让我过得很充实,每天都在与数学战斗。虽然当中有很多时候都觉得很压力,但把事情完成之后的感觉很好。曾想过,要一直维持这股火焰一直努力下去。

结果来到了Honours,不知道到底是资质有限,反正感觉自己已经念不下去了。硬硬地欺骗自己说自己很喜欢念数学,但这掩耳盗铃的举动只会徒增对自己的厌恶性。我很讨厌自己,每一次都在欺骗自己,明明就不喜欢再念下去了,明明已经念够了,但心还是在那里优柔寡断;明明没在念的时候,我觉得很快活,但偏偏还会有一丝不甘在心底里作祟。

终于,我觉得让自己跟学业告一段落,念完了Honours之后,我决定工作。讽刺的是,兜兜转转竟然让我当上了中学教师,少年时的梦突然成真了。不单如此,我的生活也是我少年时想象出来了。更讽刺的是,少年时喜欢的那女孩再一次出现在我身边。

其实我很不安,因为这一切本来就是我的梦境,一个我十六时的梦境,但实在太美好,美好到让我觉得自己不应该拥有的太多。人月两圆这乐观的想法,我从来都不敢奢望。在工作的日子里,我竟然想念起念书时候的日子,想念做数学的日子。一直在学生面前说一些自己念大学时候的趣事,一直在回顾过去念数学的日子。

一直拖拖拉拉,被父母催了很多次要我回去念书,但我还是下不了决定。拖了一年,又一年。终于,就在那一天,她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了,我才醒了过来。那时,我才警觉自己实在太不成熟了,就是我这不成熟的性格,一直以为自己在面对现实,实质上却是一直在逃避现实。结果,当父母再一次催我去念书的时候,不成熟的我答应了,我不得不再一次去追求那我搁置在一旁,当一名数学家的梦想。

回来念书之后已经有八个月多了,想说自己在过去八个月里就像饰演着一部烂续集里的男主角,这时过渡祈求延续的所形成的续集。更贴切的说,我在心理还没有准备的时候就草率地决定来念书这点,是我的失算。

我真正的想法是,我只不过是想再一次感受在悉尼自由自在的生活,却忘记了自由背后的代价:孤寂,无穷无尽的孤寂,遥遥无期的孤寂。

这次念书的经历让我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莫强求!

还有短短的三十三天,我就得交我得论文了。搞定一切之后,我就会正式跟数学家这志愿告别了。


接着,我要再当一名老师,因为当老师才是我真正的梦想!

Thursday, July 31, 2014

这是最后的诀别!

成昌豪,我受够了!
我受够了你的优柔寡断!
我受够了你的拖泥带水!!
我受够了你的出尔反尔!!!

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是我容许你任性的最后一次!!

任性了这次之后,就不要再回头了!
不要再一次让自己被人摆布了!
该放手就放手,以后再也不要回头!!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每个人绝大部分的人生,都会徘徊在那灰色地带!
你一直抱怨自己身不由己,人生在世本来就是身不由己!!

这是最后的最后了,是时候跟那个自命悲哀的成昌豪诀别了!
她跟你有缘无份,你就只能接受,这世界不会没有跟谁在一起就活不下去的道理!

你很清楚,自己对人家的感情,只不过是份不甘,并不是爱情。
是你自己不敢踏前一步,是你自己自卑,是你自作自受,是你自己决定要逃避,所以才回来念书的,所以不要再去怨恨谁了!

好好的把剩下的学业念完,当作是跟任性的自己做一场轰轰烈烈的诀别!
然后诚实地去面对自己,潇潇洒洒地过你要的生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谈一场你所向往的恋爱!

这是一场决战,跟自命悲哀的成昌豪的一场最终决战!
赢输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面对!

距离10月10日还剩下71日!战斗吧!

我不想再当那个成昌豪了……

我把这一生的精力都花在学业和游戏人间,所有的青春都花在所谓的「将来」,一丝都没有容许任何人走进我的心里。

很多时候,我都会在想,到底为什么我身边的朋友,都好像很轻易地找到他们的另一半,而我依然还是孤身一人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放不下一个人的生活,心一直都很不安,很没有安全感,一直都在逃避,一直都把自己局限在一个人的生活当中。

当中,机缘和处境逃不了关系。

我的一直以来的处境就是:我心想安定下来,但往往现实的情况却不容许我安定下来,因为在社会的压力下,我不能安定,我一安定就等于我会被淘汰,纵使我手上的资格明明已经很够了,但在别人眼中却好像做都做不好。

坦白说,我心最安心的时候,是我没在念书,一直做我喜欢工作的时候。当时,如果我没有在心理上加上:「我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去念书」的枷锁,我将会是个很开心的平凡人。

没错,我本来就想当个平凡人,在过去工作的日子里,我还真的第一次发现自己是个有用的人,自己真的在自由自在地活着,与成为行尸走肉的现在相差很多很多!

当一个被人期望的成昌豪真的很累、很烦…

被「学业」像是诅咒一样地纠缠了我整辈子,我真的累了…当那个成昌豪的我,真的很累很累,我累到就想买张飞机票,今晚就离开;把这些只会带来虚荣的「学位」通通都抛诸脑后,也不管有什么后果。

去哪里都好,我就是不想当那个成昌豪了…

我不想再当那个成昌豪了……
我不想再当那个成昌豪了……
我不想再当那个成昌豪了……
我不想再当那个成昌豪了……
我不想再当那个成昌豪了……
我不想再当那个成昌豪了……

当成昌豪好累、好累………


Wednesday, July 23, 2014

脑中一把声音

每天早上,当我走下楼的时候,总是能在脑中听到一把很强烈的声音。

这声音并不像那种很具体的声音,反而比较接近像是一种意识类型的信息。

那把声音每次只会缠绕短短几秒钟,然后就会消失。

我不清楚那到底是错觉,还是来自于我潜意识的强烈怨念。

不过……

关于那把信息的内容,我却「听」得很清楚,而那内容就是:

「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Sunday, July 20, 2014

配角

我,永远都当不了那个能让你笑得灿烂的人。

你的笑容总会把我的心给融化,然而笑着的你,眼中看见的却不是我这个配角,

而是你命运中的男主角…